万钢等接受中外媒体集体采访


日期:2008年04月17日     天津市科委

    3月13日上午,全国政协委员、致公党中央主席、科技部部长万钢,科技部副部长刘燕华,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桑国卫,全国政协委员、建设部科技司司长赖明,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科技厅厅长李兴华等就“科技创新”问题接受中外记者集体采访。

   16个重大专项进展顺利年内全面启动

   关于重大专项是本报记者计划提给万钢部长的问题,但记者始终没有得到提问的机会,但万钢部长在开场白的整体情况介绍时却主动回答了本报记者的提问,看来,科技日报的关注点与部长的关注点不谋而合。

   万钢说,大型飞机、煤汽田、核电,水污染处理,“重大新药创制”以及新一代宽带无线移动通信已经顺利地通过了国务院的常务会议正式启动。其他的重大专项已经基本上完成方案的编制、论证,即将在今年全面启动。他说,目前国家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纲要正在顺利实施。创新体制的建设,特别是产学研结合的技术创新、各具特色的区域创新体系及关系民生的科技创新体系等都取得了良好进展。在振兴装备制造业、探月工程一期、三峡工程、青藏铁路等重大项目中,科技创新、科技应用都取得了很大进展。

   “我们现在更关心的是产学研相结合的深层次问题。”万钢说,由多个企业和科研机构共同组成的产学研相结合的战略联盟正在顺利实施当中,如钢铁流程的钢铁联盟,为一些钢铁企业实现节能减排达到40%提供了条件;科技部与公安部、交通部共同启动的关于道路安全科技行动,将为降低道路死亡率作出贡献。

   “阳光操作”防止学术腐败

   针对社会上关于学术腐败及科技经费被滥用的批评,万钢说,这是个严肃的问题,实际上分为两部分,一是怎样预防和惩处违规行为,二是怎样衡量科技投入与产出的问题和效益。

   “对于违规的问题,很重要的是人力资源队伍的建设。”万钢说,对科技工作管理者、公务员队伍要进行严格的教育和培训。对于科技人员,要搞好诚信系统的建设。要建立一套运行有序的制度。

   在各大科技计划中,比如“863”“973”,它的管理制度从编写指南开始,从着手科技建议到整个评审的过程,全都在网上公布、网上申报,所有项目最后被评审接受、录取也在网上公布,这样的“阳光操作”是能够防止细菌滋生的。

   关于科研产出的效益问题,万钢认为,更重要的是把各类计划要和经济、社会的发展紧密结合在一起。比如科技支撑计划,科技部建立了将近20个省部“会商机制”,在每一年的省部“会商会议”上,共同会商我们今年干哪些事,把国家的经费和地方省市的经费以及企业的经费集中到一起。

   万钢说:“我们在经济发展规划上更多地把立项的过程和项目紧密结合,把评审的过程通过资源配置来解决,把项目的验收工程通过市场应用、成果推广来进行。所有这些,既是‘阳光’的,又是切合实际的。‘863’要攻克关键的技术,‘973’要探索基础、探索前沿,每一种的情况都不一样,但是我们相信,只要它是‘阳光’的,公开的,能够发挥科技工作者的特长,又能够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科技支撑,它的效益就会进一步提高。”

  “开条渠”宽容失败

   万钢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一定要为宽容失败“开条渠”。他说,科技工作是一项高风险的工作,不可能保证每一个项目都成功。如果硬逼着每个项目都成功的话,必然导致造假的现象。科学上很多探索失败的经验可能比成功的经验更宝贵。

   万钢说,我国的创新环境建设取得了较大进展。去年12月底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科学技术进步法》修正案,该法对科技工作人员的责任、义务、权益的享受,以及他们的诚信建设方面都有了一个很好的规定。同时,还规定了对于企业的自主创新,在税收方面的一些优惠。包括首台、首套的采购问题等等相应的配套政策。《规划纲要》所确定的60条支持创新的政策,现在有70多个实施细则和《科学技术进步法》一起,已经开始实施,这也是我们创新环境很重要的一部分。

  节能新能源汽车是未来奋斗方向

   万钢说,我国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有近、中、远的考虑,并不是说只做一样。在国家“十一五”的重大专项中同时有两个专项,一个是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专项,一个是汽车先进技术的专项。

   他说,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专项,主要是把混合动力汽车、燃气汽车、燃料电池的汽车排成一个序列,进行动力系统攻关。汽车先进技术方面,首要的是传统发动机的优化、改造和轻质车身、安全等等。

   他表示,经过这七八年的努力,混合动力汽车在全国很多省市已进入市场运行,纯电动汽车已经开始出口,燃料汽车已经达到了国际同步水平。

   “昨天科技日报社社长张景安在讲科技奥运计划的时候告诉大家,在奥运核心区里面将有500辆纯电动和燃料汽车,实现零排放,整个北京要实现欧Ⅳ排放。我希望记者朋友们有机会在5月份北京科博会上去亲身体验一下。”

   万钢认为,汽车发展问题除了考虑经济效益外,很重要的所有的汽车制造商都有义务减少排放、节约能源。能源的价格越来越贵,排放的压力越来越大,所以我觉得节能新能源汽车是汽车工业,甚至是全球汽车工业要奋斗的方向。

   “惶恐”赴任“勤慎”为官

   作为35年来第一位出任国务院正部长职位的民主党派人士,万钢还是致公党中央主席。大家关注的另一个话题是:万钢是如何兼顾和衔接个人的双重身份?

   万钢表示,作为科技部部长,要履行职责,承担责任。同时,作为民主党派负责人,在政协能够直接听到各党派,各界别专家提出的建议、批评,可以扩展自己的思维,这对科学决策、民主决策是十分有益的。

   万钢履职科技部部长将近一年,之前是同济大学校长。有记者问,作为海归和大学教授是否将把海外经验和教授经验带到科技部工作中?如果要给自己打分,能打多少分?

   “我一上任就跟大家说,我是诚惶诚恐、忐忑不安的。一个是经验不足,一个是对岗位的敬畏。”他说:“无论当校长,还是当部长,必须对自己岗位的权力有一种敬畏,应该觉得责任重大,当实行权力的时候必须要考虑到要对它承担责任。所以要对我们的职位敬畏,怎么敬畏?一要勤,一要慎。”“勤”就是要多做调研,多找专家谈,多找各方面了解情况,要掌握全面情况。“慎”就是做决策的时候,一定要慎,要科学地、民主地、集体地来做好这项决策。

   自己当教师的万钢习惯了给别人打分,这次他把打分的权利交给了记者:“我希望在座的记者给我打分。”(来源:科技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