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案办理协商会:为了凝聚成推动工作的强大合力


日期:2010年05月14日     《人民政协报》

  原定11点结束的会,眼看12点了,还有委员举手要求发言。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13日上午召开的这场提案办理协商会,气氛热烈。出于对“国家重大科技专项管理问题”这个主题共同的高度关注,无论是提案人还是承办单位,或是受邀而来的政协委员,都在会上表现出强烈的责任意识。互动频繁,交流坦承,探讨深入,面对面的协商,为他们创造了一个坚实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政协组织、提案人、承办单位、政协委员,一起努力探索推进国家重大科技专项这一国家战略任务。

  2006年1月,国务院正式发布《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其中16个科技重大专项被认为是我国科技发展的重中之重。设立国家科技重大专项,主要是通过核心技术突破和资源集成,在一定时限内完成重大战略产品、关键共性技术和重大工程,提高我国核心竞争力。国家重大科技专项启动实施四年来,取得了比较明显的成效。但是,在实施当中也暴露出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在今年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有多位全国政协委员提出了“加强国家重大科技专项管理”的提案。正是考虑到国家重大科技专项的重要战略意义,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将此类提案列为重点提案,择机邀请提案人和科技部、财政部、发改委、卫生部等提案承办单位共同会商。

  协商会上,马大龙委员第一个发言。今年两会,他提交了《关于国家重大科技专项管理机制的问题和建议》的提案。这个提案后来被科技部列为今年的重点提案。据马大龙委员介绍,他本人是重大专项中一个新药创制课题组的成员,并于去年参加了全国政协关于重大专项的一些调研考察,还参加了九三学社中央关于这个主题的座谈会,因此,提案内容也是切身体会。马大龙委员反映,在实施中明显阻碍重大专项按计划进行的问题,突出表现在经费审定和拨付太慢、经费削减额度过高上。在这个问题上,几位提案人的看法比较一致,他们建议财政部建立相应的专门机构,对经费的划拨与使用进行组织调控,确保按时划拨经费。“2008年审批的项目,今年4月份我才拿到经费的1/4。”马大龙委员说。同样也是某重大专项课题组成员的王国治委员希望有关部门在经费审核需要削减时,应遵循科技发展规律,针对不同科研项目制定不同方案,不搞一刀切。“1000多万元的经费,分到10家疫苗研制单位,一家就100多万元,谁也搞不出来。”

  项目审批慢,经费划拨慢,专属账号申请慢。这几个“慢”字,似乎倾诉着来自重大专项一线委员们内心的不安和焦虑。财政部相关部门负责人对此既表示了理解,也表示了“无辜”。他说,“从2006年开始,财政部每年都为重大专项预留了足额资金,而且每年都是及时划拨到专项牵头单位。”这位负责人认为,现在,之所以出现“科研单位等着钱,财政部钱等事”的奇怪现象,主要是国家重大科技专项从审批到实施程序复杂,环节多。此外,一些相关部委负责重大专项的工作人员都是兼职的,不能专心顾此。

  中国农科院生物技术研究所原所长黄大昉委员接过话茬说:“这些问题都是管理体制不健全派生出来的,根子还在多头管理上。我们应该好好总结‘863计划’前10年的经验,那时候,统筹协调做得好,专家作用发挥得好,科技人员的凝聚力强,成果贡献大,现在我们的条件更好了,财力更足了,积极性更高了,更有理由把事做好。应加强国务院科教领导小组的作用,要在原来成功的经验上摸索出一套更适用的机制来。”

  宋岩委员参加过国务委员刘延东组织的多次重大专项推进会,更为了解其他专项的进展情况,其中有成功的例子,也有失败的例子。“失败最大的原因是部委扯皮,最失败的是同一个项目的牵头单位有两个部委。这种情况,应该进行调整,通过不断调整,最终达到与科技发展要求相适应。”

  海军司令部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尹卓委员建议把重大专项的实施当一个样板,搞一次科研管理体制,包括科研经费管理体制的改革。他说,“‘两弹一星’搞得好,‘863’搞得好,但是都没有把它固化下来。16个专项,我们要在继承的基础上搞出一套新的管理体制来,然后把它推而广之,这对于我国建立科技创新体系大有益处。”

  科技部重大专项办公室主任许倞的情况介绍让委员们感到安慰。据他介绍,国家重大科技专项组织管理效率问题已得到高层重视,并通过不同方式来加强专项间的统筹协调,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许倞用“触动”一词表达了自己对这场协商会的感受,他表示,科技部作为科技工作的综合管理部门,将与有关部委一起,深入研究委员们的意见建议,也欢迎马大龙等委员参与自己熟悉的专业领域有关重大专项的监督评估工作。

  与会者还就以实施国家重大科技专项为契机,推进以企业为主体、产学研结合的自主创新体系进行了充分的探讨。

  3个小时的会议中,可能有些场面不太平静。其实,委员们的着急上火,是可以理解的,这急和火中燃烧的是强烈的事业心、责任感;其实,部委的情况介绍多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他们希望委员们能够更充分地了解一些问题产生的背景和原因,这样,才好更全面、更客观地解决问题。

  正像这场会议的主持人、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王瑞祥所言:协商,既可以有相同意见的整合,也可以有不同见解的交流沟通,但最终,是为了凝聚成推动工作的一种强大合力。

  这才体现了民主政治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