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宙直面TD-LTE三大疑问 国际运营商抛绣球


日期:2010年10月25日     第一财经日报

  “数据流量的爆炸式增长,促使全球运营商都加快了移动宽带的建设步伐,LTE的商用步骤也在加快,LTE将比预期提前到来。”在昨天举行的“2010年海峡两岸TDD宽带移动技术发展与合作高峰论坛”上,中国移动董事长王建宙对记者表示。

  如果传统手机的数据流量是1,那么智能手机的数据流量为10,数据卡的数据流量就将达到100,以中国移动为例,多省的数据业务都实现了100%的增长,有的省甚至达到500%,“这迫使运营商必须找出出路来应对这种增长。”王建宙说。

  目前,中国移动和工信部电信研究院一起正在北京怀柔、顺义对TD-LTE进行外场测试,参与的厂家包括11家设备商以及超过12家的芯片厂商。

  工信部科技司司长闻库表示,工信部已经正式批准了2570~2620M 之间总共50M的TD-LTE频率,随着外场技术测试的完成,从第四季度开始将在全国多个大中城市展开规模测试。

  实际上,这次论坛是王建宙继去年访问台湾之后,又一次对台湾通信产业界提出呼吁,希望其支持TD-LTE的发展。

  王建宙表示,TD-LTE的发展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不过他也指出,到今年年底中国移动的3G投入超过1000亿元,基站数达到22万,未来的3G网络建设还会继续扩大,并实现向TD-LTE的平滑过渡。

  国际运营商频抛绣球

  由于FDD频段已经基本分配完成,现存的频段拍卖价格也特别高,适用于非对称频段的TD-LTE技术开始得到国际运营商的关注。“国际上已经有三类运营商对TD-LTE表示了明确兴趣。”王建宙表示。

  第一类是已经获得非对称频率和牌照的运营商。王建宙说,印度的两家运营商已经明确表态,如果TD-LTE已经有成熟商用产品,他们将直接上马TD-LTE,但如果TD-LTE还不成熟,他们只能选择WiMAX。

  第二类是原有的PHS(小灵通)运营商。王建宙表示,以软银前不久收购的小灵通运营商Willcom为例,对方已经明确表示将采用TD-LTE作为PHS的演进方向。

  第三类是WiMAX运营商。同样适用于非对称频段的WiMAX技术,起步比TD-LTE要早,目前也在部分运营商有了应用和部署,但王建宙表示,这些运营商在寻找盈利模式和商业模式的过程中,遇到了比传统电信时代更大的难度,因此,这部分运营商也在考虑是否有可能选择TD- LTE作为过渡和演进。

  在这方面,中国移动与最大的WiMAX运营商Clearwire有了多次沟通和讨论,对方正在考虑向TD-LTE过渡。据不完全统计,对TD-LTE感兴趣的运营商已经达到数十家。

  直面三大疑问

  尽管TD-LTE的发展面临很好的机遇,但疑问也同样存在。王建宙表示,他经常被问到的问题有三个:一是TD-LTE目前有无商用化的产品;二是FDD LTE与TD-LTE的终端能否兼容;三是中国移动能否带头推动TD- LTE的成熟。

  王建宙认为,上海世博会的TD-LTE试验网已经证明各厂家的网络系统产品没有太大问题,主要问题在终端,目前,FDD LTE和TD-LTE的终端产品还只局限于数据卡。这需要产业链各方加速推进。

  而在终端的兼容性方面,作为主导TD-LTE的运营商,中国移动已经与主导FDD LTE的运营商沃达丰达成协议,成立了兼容终端工作组。这将极大提高终端厂商的积极性,但也对TD-FDD芯片的研发提出了要求。

  实际上,这也是中国移动“示好”台湾通信产业界的重要原因。据台湾工程院副院长吴诚文介绍,台湾在代工产业、终端产业、芯片的封装、测试以及设计上都做到了全球领先,而且极具成本优势。

  芯片的创新和终端成本的价格是中国移动目前最希望突破的两大难题,如果有台湾通信产业的支持显然将大有裨益。比如,成为全球第二大手机芯片商的联发科,现在已经明确了对TD的投入,中国移动极力呼吁其尽快推出产品参加测试。

  王建宙表示,目前TD手机的成本和价格仍然偏高,中国移动下一步将会加强3G的终端补贴,并计划采用直接采购的方式减少中间流程和成本。

  Ovum咨询公司亚太区驻香港咨询总监张智华表示,大家不要期望LTE马上就会有杀手级应用或者马上就会带来收入,但LTE将构筑运营商未来竞争的平台。根据Ovum公司的数据,TD-LTE到2015年将带来1500亿美元的收入,其中运营商收入每年增长11%,终端厂商增长21%,设备商增长12%,内容和下载提供商增长41%。

  不过,张智华也指出,目前TD-LTE与FDD LTE还有6个月的差距。实际上,这也是中国移动在多个场合尽力呼吁的原因所在。中国移动研究院有关负责人表示,缩短时间差对于TD-LTE赢得产业竞争非常重要。